专访张嘉译:到了回报的时候 我不可能拒绝别人

上周,张嘉译在第29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颁奖中拿到“视帝”奖杯。一年之内,他已集齐“导演协会奖”“白玉兰奖”“飞天奖”三座中国电视剧领域的重量级“视帝”奖杯。


第29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在京颁出,张嘉译主演的《营盘镇警事》获长篇电视剧一等奖、《悬崖》《浮沉》《心术》获三等奖,他也当仁不让地将“视帝”奖杯收入囊中。至此,一年之内,张嘉译已集齐“导演协会奖”“白玉兰奖”“飞天奖”三座重量级“视帝”奖杯。而早在结婚前,张嘉译的太太王海燕就曾拿到过飞天奖“视后”,张嘉译说,这次终于能与媳妇平起平坐了。
在这个“成名要趁早”的年代,张嘉译38岁时才凭《蜗居》声名鹊起,他一直否认自己是“大器晚成”:“你们老把我说得这么可怜,我其实一直都很high。”拿了很多奖,身体状况还不错,岁月磨出的感悟力也比年轻时强,他承认,“全面评估来讲”,现在确实是他最好的时光,但他也早早意识到,谁都不可能永远在巅峰,“你要找准自己在哪个位置,保持生活的平衡。”
除了演戏,近年来,张嘉译也频频转战幕后。在《悬崖》里,他就担任了艺术总监,据他自曝,自己经常在剧组当“副导演”,导演坐那儿都不用说话,全看他一个人在招呼,比导演都忙。他自认为不是强势的人,但最后把制片主任折磨到一见到他就跑,“因为我天天找他事儿”。在繁忙的演戏工作中,还想着去干这些琐碎的事儿,张嘉译的想法是:“要做一个好演员,你得先做一个好导演——不是说真的去当导演,而是要能站在导演的角度看问题,做一个有全局观的演员。”他说,自己确实想当导演,“但实在太累,怕坚持不住,目前只能想想”。
2010年,张嘉译与王海燕的女儿诞生,在拍完《浮沉》后,张嘉译也曾说过,要暂时停产,在家当“奶爸”,但最后还是牺牲了很多陪女儿的时间,不断在拍戏。谈到这一点,张嘉译在愧疚的同时,也解释道:“不舍归不舍,你还是得继续在外面‘战斗’,这是男人的本分。”网传张嘉译将带女儿参加第二季《爸爸去哪儿》,在采访中,张嘉译不置可否,并立刻把话题转移到了媳妇身上:“如果有《妈妈去哪儿》,她们娘俩去,我没啥意见。”

理想生活

很多时候,演戏就是在休息
理想的生活和工作状态就是歇半天、干半天,劳逸结合。现在休息的时间有点短,没办法,这是你正当干的时候。可能我本身毛病就比较多,受不起诱惑,好剧本、好角色或好小说对我的吸引力太大了,看到就忍不住想掺和,即使它可能跟我无关。比如一个好小说出来以后,我也会忍不住跟朋友聊,表达自己的一些想法,在这个过程中能享受很多乐趣,并不会觉得是个负担。我的很多朋友来片场探班、看我演戏,很多呆不到一天就走了,觉得演戏就是那么回事。但我并不会这么认为,甚至很多时候,我觉得演戏就是在休息。

获奖之后

媳妇早就拿了“视后” 终于能和她平起平坐
新京报:拿下飞天奖之后,有第一时间跟老婆孩子报喜吗?她们是什么反应?
张嘉译:肯定有跟家里人报喜呀。她们比我还高兴,我媳妇觉得这个奖项是最重的一个奖。她几年前就拿了飞天奖“视后”,奖杯放在我家书房最高那层,我一直没法超越,现在我也拿了这个奖,终于可以与她平起平坐了。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太太和女儿,告诉她们我得奖了,她们很开心,这就是最好的庆祝的方式。
新京报:2013年你主演的四部戏都得了飞天奖,你也被认为是“旺戏”的人,你怎么看这个说法?
张嘉译:不敢当不敢当。可能刚好几部好戏就都让我赶上了,中奖率百分百,我觉得自己挺幸运的。这也是鞭策我接戏要持续严谨,不能有丝毫懈怠。我不认为是自己“旺戏”,演员和戏应该是互相成就的,好戏里不可能有烂演员,烂演员也撑不起一台好戏。
拿奖、收视率都不是我拍戏的初衷,但一部戏拍出来,我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看。一部戏进步了,不是你一个人的功劳,是所有人对它倾注了心血和努力,每个人在里面都有自己的一点点表达和认知,只有更多人去看到,才有意义。如果拍出来没人看,那就很遗憾。



大器晚成

老把我说得这么可怜,其实我一直很high
新京报:很多人都把你看做一位“大器晚成”的视帝。
张嘉译:你们老把我说得这么可怜,我其实一直都很high(笑)。我一直没觉得我是大器晚成,从毕业开始就不断地在拍戏,一直都挺好的。我看得比较清晰,在这个行业,年龄、状态,谁也不可能永远在巅峰,总有下来、低谷的时候,起起伏伏。你要找准自己在哪个位置,保持生活的平衡。
新京报:那你觉得现在是你表演生涯里最好的时光吗?
张嘉译:这很难回答。从生活经历综合来说,这个年纪的感受力应该比年轻时要全面很多,身体状况也比再过些年要好,所以全面评估来讲,是最好的时候。但这个职业没有最好的年龄,从年轻到年老都要经历,随着年龄段的不同,选角色的标准也不同。现在的年龄,让我演十八九岁或者二十来岁,化妆都化不回去,因为脸上多了更多风霜、阅历没有那么清澈,总之就是演不了了。演老年,化妆还能去找些感觉,但也总是有误区。
新京报:在演艺道路上,你有标杆性的偶像吗?
张嘉译:真正接触到“偶像”这个词的时候,是上学以后。那会儿国外电影看得比较多,马龙·白兰度、阿尔·帕西诺这些演员都是偶像级的,始终都在琢磨他们的演技,但很难达到。客观原因来讲,生长环境不同;主观来讲,主要是缺在表达上——民族不同,性格和表达方式也不一样,可能中国还是比较含蓄一些,而外国演员就会比较真实大胆。
其实每个演员都应该保持一点童心、童趣,才会特别认真投入地去玩。如果一直是在排斥、怀疑的态度中,那你肯定完成不好。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09-26 16:57:5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