庞特城市公寓讲述城市的兴衰和崛起

“在13层到14层,你可以在短短几分钟内感受到一切,从放纵的性行为到迷幻药带来的奇特旅程,无所不包。实质上,这栋大楼被劫持了。”
Mike Luptak在他位于52层的公寓房间里谈起了庞特城市公寓的过去,这栋南半球最高的住宅大楼曾经落入了毒品贩子、黑帮、皮条客和妓女的手中。高达173米的圆筒状大楼的中间,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垃圾场,垃圾堆积起来有5层楼的高度。而在垃圾堆中,据说还有那些跳楼自杀的居民的尸体。

由当时29岁设计师罗德尼·格罗斯科夫(Rodney Grosskopff)设计,庞特城市公寓代表了种族隔离制下少数白人统治者的远大抱负。
自那之后,这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根据新闻报道、摄影展览、纪录片和电影的描述,庞特城市公寓后来成为了南非首都兴衰与再次崛起的象征。它是近年来城市复兴的一部分,曾经的禁区已经变成了美食市场、艺术工作室和时髦的公寓。

庞特城市公寓,173米高的圆筒状大楼的中间,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垃圾场。
在庞特城市公寓启用40年后,年轻的中产阶级搬回了这里。大楼的地面又铺满了粗毛地毯,人群中弥漫着一种强烈的乐观情绪。作为经济引擎和不断吸引着移民的磁铁,约翰内斯堡堪称是非洲的纽约。这场无所畏惧的摩天大楼住宅实验,由当时29岁设计师罗德尼·格罗斯科夫(Rodney Grosskopff)设计,代表了种族隔离制下少数白人统治者的远大抱负。
“1970年代,这里住着最优秀的人们。”30岁的Luptak说,他放弃了自己注册会计师的职位,在这里经营着一个青少年项目。“如果你住在这里,就相当于进入了一个圈子。”
那时,附近的Hillbrow街区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多元文化中心,遍布着书店和咖啡馆。但是,好景不长。1980年代,中产阶级纷纷搬往郊区。1990年代,Hillbrow街区的住户变成了来自非洲其他地区的移民。这里充斥着毒品、贫穷、卖淫、枪支犯罪和城市退化,庞特城市公寓也随之堕落。
这也许是世界上最高最大的城市贫民窟了,一个或许会在科幻作家的书里看到的,脱离地心引力的、地狱般的存在。据说,有整整两层楼都被搬空了,楼下的停车场成了妓院。Luptak补充道:“厨房的水槽里可以长出一株番茄,所有的果实都有网球那么大。”

2014年的某一天,祈祷者聚集在Hillbrow街区,庞特大楼则俯瞰着他们。
到1990年代末期,有人提出将庞特城市公寓改建为监狱。然而,2001年,它开始了一场救赎之旅。大楼的拥有者——Kempston集团,雇佣了一支由Elma Celliers和Danie Celliers夫妻俩共同运营的管理团队,开始对大楼进行复原。十年后,大约有54层被翻新,每一层都使用了大约2千米的电线和污水管,大楼重新安装了8部电梯。
庞特城市公寓的建设和维护经理Quinton Oosthuizen,则带领一支团队清理了圆通大楼内已经成为了垃圾堆的中央。他告诉媒体:“那里非常脏,我们清理出了各种各样的东西,包括床垫、碎石、钢铁,还有厨房和浴室的设备,甚至是流浪猫的尸体。”
今天,站在大楼的中央,凝望这栋大树般的混凝土建筑,能看到圆盘式的蓝天。公寓大楼里住着约3000名工薪阶层,包括年轻的专业人员和学生,还有来自刚果、尼日利亚和津巴布韦的移民。
Luptak那120平方米的公寓房间经过了精心的装修,铺设了瓷砖和木地板,厨房里装置了花岗岩的台面,屋里还有悬挂植物、枝形吊灯、电视机、音响系统,以及一张放在相框里的吉米·亨德里克斯(Jimi Hendrix)的照片。从朝北的窗户望出去,可以看到一片惊人的景致,包括曾经举办了2010年世界杯足球赛开闭幕式的FNB体育场。这套公寓每月的租金是5100兰特(279欧元,约1965人民币)。

今年早些时候,一群游客参观了54层高的庞特大楼的内部。
Luptak与他的合作伙伴Nickolaus Bauer,在庞特成立了一家名为“Dlala Nje”的社会企业。他们为当地的儿童举办文化、教育和体育活动,充分利用了大楼下面约2000平方米的商业空间和游泳池。他们还组织人们参观附近的大楼和街区,希望改变人们以往的固有观念。“因为犯罪问题,大多数南非人的都生活在持续的偏执状态中,”Luptak沉思后说道,“他们还生活在虚幻的泡沫中。他们将周末的时间花在野外烧烤和抱怨上。他们是世界上最会抱怨的人,但是他们从不试图做点什么来改变这一切。”
然而,他也承认,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Hillbrow街区。庞特城市公寓现在有24小时的安保措施,大楼的每一个入口都有生物指纹检测系统。“Hillbrow街区仍然是个危险的地方,但从5到10年前开始,已经改变了很多。”
市中心的其他地方也在不断发展,约翰内斯堡正逐渐摆脱危险和暴力带来的坏名声。过去十年里,城市中的多个区域都进行了重建项目,一些工业建筑和仓库被改建为了公寓、画廊、电影院、宾馆、餐厅、剧院和有机食品及精酿啤酒市场。这些地方吸引了年轻的、多种族的人群,展现了南非的现代面貌。然而,批评家们认为这样繁荣的地区外围,仍然是如海洋般广袤的贫困地区。
在这个时间点上,一些商店卖起了T恤衫和金属工艺品,它们图案与造型都描绘了约翰内斯堡的天际线轮廓。当然,54层的庞特城市公寓在图案中十分突出。“这是一段悲伤的故事。”Luptak说,“但也是一段跌宕起伏的故事。”(来源:界面)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09-24 16:37:03